字:
關燈 護眼
宇宙文學 > 鍛天機之春秋無義 > 第十二章,劃分田產,離奇發病

第十二章,劃分田產,離奇發病

    第十二章,劃分田產,離奇發病 (第3/3頁)

制,凡畫地者,皆井而田。以田為家,以家為業。

    在庶常封地內,姬虔不能違背祖制,因為他姓姬,盡管他已經違背了。

    長寬各百步的正方形(步,長度距離單位,古人雙腳同時前進一次的距離,約現在的1.5米),為三十畝,農人取其中之二,余下的是公田。

    旁山風要把自己的二十畝高田劃分為二,每年只種塊高田的一半,還要重十畝公田,只是這二十畝高田一半高,一半低,高低不平,雜草野樹亂石橫亙,讓旁山風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另外有司還給他在一片山腳下畫了十畝賤田,在這畫地期間邑有司公公正正,不曾出現絲毫偏差,即使是阿公也表示公允。

    但是,旁山風看到那山下的賤田,立刻就感覺還不如去做奴隸,起碼奴隸是許多人一起干活,而他是一個人,要種四十畝地。

    太陽出來后,旁山風的地分完了,其他人都回到各自的田里,準備春耕。

    這個20畝高田里,站著他一個人,荒草與各類雜樹相掙,藤條與蟲蛇相仿,然而它手里只有一把石斧,一把石矛。

    旁山風他要做的就是先將高田里的雜草野樹砍倒,在日光下暴曬,曬干了然后焚燒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巳時許,旁山風兩只手盡是血泡,累的直不起腰來,才清理了一畝多地,手里的石斧斧口開花,已經鈍得不成樣子,倒在一邊的石矛,矛桿折斷,矛身斷裂。若不是他用姬虎將軍送的短劍,這一畝地等到天黑他也忙不完。

    晚飯時,邑有司得知旁山風損壞了石斧石矛,竟連五畝地都沒燒出來,非常生氣,若不是阿公求情,邑有司就要前來興師問罪。

    郁悶至極,他匆匆吃完了飯食,回屋倒頭就睡。

    夜里,迷迷糊糊之中,他感覺自己在發抖,眼前盡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圖案,像亂花又不像,忽遠忽近,忽左忽右,抓不到摸不著,看的他頭暈目眩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他眼前一片明亮,有許多人在田里,地里長著數不清的莊稼,整齊劃一,望之不盡。

    人們穿著奇怪的服裝,各自忙著,有的人驅趕著奇怪的東西在田里勞作,不知將什么東西埋在了土里。

    他正在注視著這些人,忽然從遠處出現一大片的火焰,將人和一切都燒成灰燼,他吃了一驚,正要逃跑躲避大火,這時一個人跑來告訴他,讓他把地里的牛帶走,這黃牛是那人家里唯一的財富,希望他帶回去送給家人。然后那人就被大火吞噬了,連同旁山風他自己,還有那所謂的牛。

    當旁山風再一次醒來,已經是三月十八的晚上。

    自己的屋舍里除了他還有阿公和燕兒。

    “阿公,燕兒,你們怎么在這里?”他虛弱的問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阿風你終于醒了。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了,可把我和燕兒嚇壞了,醒來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我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生病了呀,今天早上,我來叫你去上地,半天敲門不開,最后讓人打開了,你當時身體很燙,我趕緊去找阿公,阿公請來了醫者,說你體虛內乏,前天又淋了雨,昨天又累了一天,因而生病?!毖鄡簱屩卮?,眼里都是關切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青柠直播免费观看_中国孕妇孕交XXX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日本特黄特色aaa大片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