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關燈 護眼
宇宙文學 > 鍛天機之春秋無義 > 第十九章,牢獄之苦,斷命之舉。

第十九章,牢獄之苦,斷命之舉。

    第十九章,牢獄之苦,斷命之舉。 (第1/3頁)

    這一天下午,旁山風仍舊沒有找到丟失的牛,沒有了牛剩下的六畝地就種不完,即使找來全村的人幫忙種完了地,但他弄丟了牛,也是罪責難逃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他就面臨兩種選擇,一是依舊待在丁甲邑,承擔罪責,可能被處死。二是提前畏罪潛逃,但這是下策。

    申時許,旁山風正在土廬內發著煩悶,這時候阿公和九風燕兒來了,二者問他如何打算,他說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阿風哥,我勸你還是逃吧,一會趁著天黑沒人防備,你從丁甲邑一直往南,就能逃出封邑了,我跟爺爺已經給你準備了干糧和水,還有一件我最近做的衣裳,我不想看到你被他們抓去,更不想看到他們殺了你……”燕兒說完哇的一聲哭倒在阿公的懷里。

    旁山風見燕兒哭的傷心,心里也很難過,心想自己怎么時運如此不濟,本以為遇見了阿公和燕兒兩個好人,就可以在丁甲邑生活下去,可現在又要去逃亡,做一個無家可歸的荒人。

    旁山風想著想著也眼角生花,抽泣了起來。

    阿公見到一屋三人四行淚,無奈的嘆了口氣,一支手臂挽著一個人的肩膀,讓兩人都靠在了自己的懷內,可憐的兩個孩子。

    待得哭聲漸止,旁山風終于答應阿公逃亡一事,在屋里整起了行裝。

    半邊紅日掛在樹梢,春風徐徐,勞作了一天的邑民也陸續回來,這一天將要結束。

    一陣急促的吆喝聲想起,五六個大漢,正從丁甲邑西邊有司府的方向趕來。他們各個腰佩長劍,面色凝重,正是邑卒。

    領頭的正是邑有司木修,只見他面色沉重,手不離劍柄,急促的趕路,而方向正是旁山風的土廬。

    “你們為什么要抓他?”九風燕兒拉著旁山風的胳膊問,阿公被推倒在地上,虛弱地喘著氣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,我看你們是明知故問!”木修發著尖腔,趾高氣揚的回答,一手打掉了九風燕兒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青柠直播免费观看_中国孕妇孕交XXX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大全_日本特黄特色aaa大片免费